游客您好
第三方账号登陆
  •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9:00-18:00

    客服QQ

    1371333023

    电子邮件

    lanniao@1080pro.net
  • 烧友之家APP

    随时掌握烧友资讯

  •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

音乐资讯
232 0 0 2021-10-7 19:00

这个无情的迷妹“收割机”,当年却是贺岁片“龙套?”

  算是滚圈青铜的飘,最初对大家叫张淇“笨蛋美人”。  很意外。  说实话,滚人不兴这一套。  虽然,这哥们确实漂亮。  但对于一个摇滚主唱来说,他的information transfer,他的表现力,必然都要高于玩赏 ...

  算是滚圈青铜的飘,最初对大家叫张淇“笨蛋美人”。

  很意外。

  说实话,滚人不兴这一套。

  虽然,这哥们确实漂亮。

  但对于一个摇滚主唱来说,他的information transfer,他的表现力,必然都要高于玩赏。

  不过,回归节目,飘也能理解为什么他得了个“笨蛋美人”的头衔。

  低音炮配天真坚定的神态。

  慢半拍的反射弧。

  老大爷式的脑回路,上了台却张力拉满。

  足够蛊倒一片。

  《披哥》播出以来,成了无情的迷妹收割机不说。

  被言承旭一口一个“起淇”叫着,也算是男女通蛊。

  后台提了这么久,不如今天就来聊聊——张淇为什么这么蛊。

  1

  首先无可避免的,还是反差萌。

  张淇有反差萌。

  不论是长发飘飘时,还是现在自带战损美感的年纪,他都够抓眼。

  但,一开口就老干部。

  告诉他现在很多人叫你淇淇子。

  他说,对,身边人都叫我淇子。

  但要只凭外形符合当下审美却2G模式的反差,还不够。

  来把张淇“下蛊”的过程,拨回到第一期,慢慢捋。

  登场,踩着滑板过来,平平无奇。

  被问参加节目的原由,答案也实诚。

  我就想把我自个儿

  对摇滚乐那种滚烫的劲儿

  拿到这个舞台上来

  直到初舞台《别来纠缠我》,这位看着清秀儒雅的哥哥,从30几位嘉宾里一跃而出:

  用力嘶吼,全情投入。

  锋利又饱满的声音,瞬间把场子点燃。

  观众未必为他而来,但在他这驻足之后,便很难再主动离场。

  不过一分多钟的solo表演,后劲儿让人上头好半天。

  从独唱到合唱,他仍然可以成为最出众的(之一)。

  全体哥哥演唱节目主题曲,他一进副歌,“披荆斩棘”才像是被点了题。

  合唱《笨小孩》,轮到他,一边大步前迈,一边高唱“哎哟 往着胸口拍一拍呀 勇敢站起来”,走得潇洒,唱得无畏,就是一身热血一脸不服的笨小孩本孩。

  他怪就怪在,你永远能在一众人的声音中,从他这里捞出来“这个味儿才对”的信号。

  不必将此归咎于自己身处摇滚炸裂的演唱氛围中,容易判断失灵,被他趁虚下蛊。

  事实上,张淇本就是“会唱”的那类歌手。

  不单是指唱功,而是他知道怎么唱。

  打个比方,如果把一首歌比作一张脸,那么张淇知道:这张脸化什么妆最合适。

  二轮公演的《悟空》。

  这首歌他在排练前听了几十遍,越听越来劲,脑袋里编排铺陈的方式渐渐清晰:

  直接用戏腔唱

  如果用京剧在这唱的话

  起码四句是一个对仗

  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加两句

  然后在前奏之前

  拿那个尺八,让它静场吹

  甚至精密到哪一句、哪个字,他早早就打好了诠释的底稿。

  讲到兴起之处,顺其自然开始模拟现场状态。

  听完张淇的方案,音乐总监:特棒。

  队友:我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  最终呈现的舞台,被乐评人耳帝这么定义:可能是最好听的一版翻唱。

  虽说整首歌的编排,都是张淇在掌舵。

  但他在输出、配合、表演的时候,看不出一点主导权和控制欲

  队友白举纲和霍尊,没有上演委曲求全、为大局牺牲小我的戏码。三人在这首歌里都有充足的才华展示空间,相得益彰,彼此成就。

  对比之前某组的《爱》,张淇从来没有展示出任何好为人师的做派。

  这和大众印象里的摇滚歌手,乃至身边许多中年男性太不一样了。

  对于很多听众而言,“滚人”大都是情绪躁动热烈、性格叛逆乖张、傲气时有外露的形象。

  而张淇,看上去和以上描述并不搭边。

  身形瘦削、眼神澄澈,讲话鼻音浓重,慢条斯理,轻声细语。

  另一方面,很多中年男性不自知的评头论足做派,在他这里也被消解了。

  飘看他的采访,从未有寡言跨脸的冷场时刻。他能接下主持人抛出的每一个问题,言辞充满真诚,玩笑话也能当做正题回答。

  谈感情,大大方方。

  ——为什么留长发?

  ——我老婆说这是最适合我的发型

  掀老底,坦坦荡荡。

  我不是什么网传或者百度写的

  舞蹈学院毕业的

  我只是喜欢舞蹈

  然后当年在舞蹈学院做过旁听

  也从未有居高临下的说教场面,哪怕谈及价值观,他也只围绕自己阐释,不会按头安利。

  以上行为,和他的人生哲学倒是颇为吻合——我就追求中正平和

  中,就是不偏

  正,就是不邪

  平,就是不冒进,不去为一些事情去夺什么

  和,就是平和、融合

  2

  张淇追求的“中正平和”,用现在常见的说法,大概等同于“佛”。

  摇滚歌手变佛的,不是没有。

  窦唯、郑钧。

  但与“佛”相对应的,是功成身退、深居简出。

  像张淇这样的现役歌手,“佛”的不多见。

  是曾经拥有,所以无心恋战?

  似乎不像——《披哥》之前,张淇逐梦演艺圈并不顺利。

  16岁开始自学吉他,几年后签约唱片公司,一签8年。

  但那时公司还有更具大众人气和商业价值的歌手,资源都倒向了人家。

  他只能捡一些杂七杂八的零活:

  在S.H.E主演的贺岁片里打个酱油。

  Hebe旁边红衣服那位是他

  在水木年华的MV里混个脸熟。

  07年公司让他参加《快乐男声》,他没拒绝,一路闯到西安赛区前10。

  却因场外观众投票最少,早早遗憾出局。

  主持人宣布结果的时候,被淘汰的他一脸淡定,从容向观众道别,倒是旁边的队友先红了眼眶。

  后来他当DJ,做酒吧音乐总监,虽一直从事音乐相关工作,但在娱乐圈始终寂寂无名,听过的人不多,喜欢的人更少。

  最有干劲去大展拳脚的20+年岁,却一再坠入功败垂成的困境,张淇不是没有不得志的叹息时刻。

  直到2013年,他某天遛狗的时候接到几条微信。

  微信来自黑豹乐队吉他手李彤,他问张淇,是否有兴趣参加乐队新专辑的录制工作。

  张淇本以为自己是参与和声,准备了几首歌就按期赴约。

  到了现场才发现,对方阵仗之大:黑豹成员、公司高层、摄像团队……乌泱泱来了一堆人,大家围成一个半圆,把他堵在中心。

  在众人的注视下,他带着面试的不安,一连唱了9首歌。最后一首《无地自容》,嗓子顶不住了,半途叫停。

  黑豹没有当场给他反馈,让他回家“等消息”。

  这话张淇之前听过无数次,结合那些算不得成功的经验,它基本等于“没戏”。回家路上,他懊恼地复盘刚才的场景,反思自己糟糕的表现。

  花了15分钟,他让自己接受现实:保持平常心,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。

  没想到一周后,他接到黑豹的饭局邀请,席间对方正式向他宣布:

  从今天开始以后,你就是黑豹乐队的主唱了。

  多年过去,回述这段经历,张淇还忍不住落泪。

  外人看来,这是双向选择奔赴兑现的一拍即合:

  黑豹看中了他,决定由他接棒第十任主唱。

  而对张淇来说,这个机会,他在落魄时期等了很多年:

  年少时期听黑豹的歌,他沉迷其中,认准了这是自己想做的音乐。

  07年,他演唱李彤写的电影主题曲,合作完毕后,鼓着勇气毛遂自荐:

  我想来黑豹当主唱。

  当时黑豹不缺主唱,婉拒了他的要求。

  6年后,他们终于发出了这封收件人期待多时的邀请函。

  张淇和黑豹签了15年合约,是历任主唱中最长的一位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

  我就像嫁给了黑豹一样

  这辈子当一个好媳妇

  张淇过门后,虽没有碰到刁蛮的婆婆,但遭遇了舆论的压力。

  珠玉在前的窦唯,曾在20多年前和队友创造了黑豹最辉煌的时刻。

  此后的每一任主唱,都免不了被拿来和他比较。

  当然,在多数听众心里,后继者无人超越窦唯。

  这不只是张淇面临的尴尬,也是黑豹面临的困境。

  成军近30年,留给大众的印象还是《无地自容》《Don't break my heart》的话,其实在印证,在张淇此前缺席的岁月,黑豹没能创作出传播力可以比肩以上两首经典的新作。

  对此黑豹很是坦然,万物生长,自有潮起潮落。

  我们过去没有什么可留恋的

  过去留给我们的只有经验

  所以吸纳张淇之后,他们希望展现的,是新的音乐。

  我们展现给别人的是

  以一个新人的姿态

  我们不是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的黑豹乐队

  我们是现在的黑豹

  我们的音乐是当代的

  但在当下遍地开花又群魔乱舞的华语歌坛,想以新人之姿征服听众的耳朵,哪里是件容易的事。

  自张淇加入黑豹的这些年,从商业市场和大众认知来评断,一直是不温不火的状态。

  发了两张专辑,但没有新的作品出圈。

  歌迷仍咬着过去不放。成团30周年的演唱会上,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,基本都为了老歌。

  但黑豹不接受,演唱会的歌单,2/3都是新歌。

  哪怕场子再冷,也拒绝躺在功绩簿上吃老本。

  南方人物周刊《黑豹30周年 从150万张到“寻找合适主唱”》

  3

  最新一期《披哥》,张淇代表团队出战,演唱歌曲《战》。

  这首他创作的歌,收录在专辑《本色》中,但当年发表后,没有激起太多水花。

  队长李承铉担心它相对冷门,无法引发现场共鸣,建议做一些改编。

  一向追求“中正平和”的张淇,严肃地拒绝了:

  我要做就做这个时代的

  黑豹乐队的音乐

  我不要做那个时代的

  音乐的翻版

  我是要破除原来那个观念

  要做新的音乐

  外人应该很难理解张淇的心情。

  以局外人的身份,被推到巨人肩膀上,虽说擎着火炬的是他,但谁都知道火种是前人早早点燃。

  他不想只负责呵护火焰,那与礼仪无异,他想再往这火中淋一把油。

  于是这些年他就闷着头,专注这一件事。

  入团后的首张专辑,他只写了两首词;到了第二张专辑,他参与了10首歌的词曲创作。

  也难怪,他能把《悟空》吃得那么透,这分明就是另一个他:

  它代表一种坚持不懈的、不知疲惫的精神

  那种愣小子状态

  这也就形成了观众看到的反差——音乐方面,他较真、死磕。

  排练唱歌,生生唱到流鼻血。

  对自己如此,对他人也严格。有次他和黄贯中教刘迦唱歌,刘迦唱完后,张淇面露难色。

  黄贯中:这个好。

  张淇:不好。

  黄贯中:鼓励一下嘛~

  张淇:这真不能鼓励,让他成为习惯(就不好了)。

  音乐之外,世界其他方面的运转,几乎被他屏蔽。

  他跟不上冲浪节奏——60后的哥哥们在群里为他打call,80后的他问人家:啥是忙内?

  再看一下黑豹5人各自的头像,就属张淇的最老气

  他也不会上价值:

  陈辉在被淘汰时说了一番话,大意就是来《披哥》是为了发扬摇滚之光,他虽离开了,但还有张淇、Ricky继续支棱上。

  张淇被这番话顶得,一顿爆哭。

  但事实上,他参加《披哥》,是乐队其他哥哥们一致通过的决定,是为了让观众重新认知和90年代不同的黑豹。

  他并不觉得自己特别,是天选之子。

  只是作为玩摇滚的一份子,做好分内事。

  发现没?

  大家走了一张佛系的险牌。

  滚人中,张淇的确相对适合被凝视。

  上了台力量十足,做音乐心无杂念,生活中正平和。

  与当下浮躁的舆论场相衬,看似反着来,其实应运而生。

  飘在他的高人气中,发现这么一个现象:

  大众对中年女性和中年男性的迷恋标准,本身就完全相反。

  《浪姐》,最火的是直言不讳、霸气侧漏的宁静、张雨绮。

  《披哥》,受捧的是中正平和、反差呆萌的张淇、赵文卓。

  前者要懂得“放”,后者要适时“收”。

  而你仔细看《披荆斩棘》,其实是有点文不对题的。

  开篇的文案:

  复活战斗,唤醒意志

  为了远海的歌声,崇岭的暗道

  为了失散的兄弟,战争与和平

  为了一个强大的春天的降临

  昔日少年,如期归来

  没有灯塔,就自燃成星夜

  无人掷臂,就孤绝地升起狼烟

  去见荆棘,炙烈于野火燎过的荒原

  披荆为冠,斩棘为袍

  我们会相见吗?会。

  什么时候?永远。

  从今以后,不摧不移,披荆斩棘

  这氛围抬得,以为他们要上战场。

  但事实是,无论是成团规则,还是表演难度,《披哥》对哥哥们都非常宽容

  33人参赛,最终17人成团。

  不想做的事,就绝不勉强。

  ——我们会看到志炫哥跳舞吗?

  ——不会

  相比《浪姐》,年过50的宁静带着速效救心丸没日没夜的练舞,那英因为舞蹈彩排不争气,着急到飙泪。

  哥哥们每天都玩得比较开心。

  或许姐/哥面对的差别规则,已侧面呈现了当下职场、社会、家庭中两性待遇的微缩景观。

  而她/他节目,走俏人物截然相反的面貌。

  是因为女性被规训太久,所以我们更期待有觉醒意识的代表涌现?

  还是因为男性已经得到了太多隐形资源,所以我们对那些温和佛系的人,更有好感?

  或许,兼而有之。

  但总之,从这一层面来讲,张淇的走红,看似意外,其实已是被大众审美筛选过的。

  他的蛊令人上头,但核心并没有任何浮夸的成分。

  不是一时之快。

  喧哗越大,他才会走得越远。


特别声明: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。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及时与lanniao@1080pro.net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,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。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阅读排行RANKLIST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烧友之家(蓝光高清网)本站内容部分由用户自主分享和转载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 如有侵权、违反国家法律政策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及时清除和处理!
蓝光高清网 综合资讯平台
关注我们
  •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码下载官方APP

X3.4 Licensed© 2001-2013 蓝光高清网 烧友之家APP |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