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您好
第三方账号登陆
  •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9:00-18:00

    客服QQ

    1371333023

    电子邮件

    lanniao@1080pro.net
  • 烧友之家APP

    随时掌握烧友资讯

  •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

音乐资讯
200 0 0 2021-5-28 19:10

宝藏歌手,不敌#难听#热搜?如今的华语乐坛到底怎么了

  上个月有一则大无语事件,某论坛有人推荐冷门新加坡华语歌手。  一看,说的是孙燕姿。  上一次互联网充斥如此快活的空气,还是有人说周杰伦数据差。  我以为是我在时代的巨浪中搁浅了。没想到,让网友提名 ...

  上个月有一则大无语事件,某论坛有人推荐冷门新加坡华语歌手。

  一看,说的是孙燕姿。

  上一次互联网充斥如此快活的空气,还是有人说周杰伦数据差。

  我以为是我在时代的巨浪中搁浅了。没想到,让网友提名非粉也会听的歌手,前两名还是老熟人。

  就连抖音热门配乐也开始“文艺复兴”了。

  去年《夏天的风》又吹了回来,今年《爱不会绝迹》和《日不落》也“来的漫不经心”。恍惚之间,岁月仿佛倒带,回到2010年。

  真正的“冷门歌手”,他们又在哪里呢?

  《谁是宝藏歌手》应运而生。

  所有参加的歌手都以一个符号作为自己的代称,消去了名姓,音乐便是最好的名片。

  节目偶尔会透露他们的履历。歌手中卧虎藏龙,有前知名乐队主唱、获奖无数的唱作人、献唱热门影视剧的OST专业户……

  敬佩之余,我也心生疑惑:这些简历熠熠闪光的歌手,为何也成为了需要挖掘才能发现的“宝藏”呢?

  01

  信息化:一体两面

  2005年后,网络视频渐渐开始取代电视节目,成为了音乐的新载体。现在更是短视频当道。

  短短十几秒内,需要用整首歌最高光的部分侵略观众的感官,达成洗脑的效果。

  在《谁是宝藏歌手》中,“加号歌手”IcePaper便是借了短视频的东风,原创歌曲《心如止水》快速走红。

  以短视频为媒介传播,较为尴尬的一点是,歌曲“出圈”经常依赖于他人的再创作(比如作为饭制视频或者爆款舞蹈、合拍动作的bgm)。

  二次创作的内容,能保留的部分仅有歌曲片段。歌曲、歌手、歌名被分割,所以常常发生下面这样的情况:

  歌手不红,歌也不能算红得彻底,歌的片段倒是红得几乎家喻户晓。

  在节目中提及《心如止水》,也有几位推荐人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这是哪首作品,唱了两句后才恍然大悟。

  而有些早就名声大噪的歌手在漫长的空窗期后,想要翻红就陷入了与时代不兼容的窘境中。

  比如“括号歌手”金海心。

  在她与她第一个制作人张亚东的对话中不难得知,那个年代,科技还没有发展到今天高度,歌手创作歌曲,基本上使用录音版本的原音,并没有强大的修音这类技术加持。

  今时不同往日,业界的参差被科技磨平,无论是舞台还是录音室,修就完事了。

  原本应当充当辅助角色的数字技术被滥用,为实力唱将们锦上添花到成了次要,主要还是为稍欠火候的流量歌手们织一块遮羞布。

  02

  商业化:甲方乙方

  流行音乐具有一定的文学性。而有一种说法是文学是意识形态的载体。

  不难发现,许多知名歌手都是制作人或作词作曲编曲人出身。

  正因为参与了内容的搭建,所以他们能够对自己的歌曲有整体的把控,使得词曲编曲甚至舞美视觉效果都能呈现高度统一性。

  所有的元素也都围绕着歌曲想要表达的核心观点或传递的情绪服务。

  在传播过程中,音乐像是两个端点间的一架桥梁,歌手与听众就算天各一方也能同频共振。

  也正因如此,歌迷与歌手之间的情感连接相对稳固、长久。

  在过去,在华语流行音乐市场,更多是内容导向,而现在变成了资本导向。

  虽然我们不再有一个参与整体策划同时监工的制作人或制作团队,但我们有实力雄厚的“金主”,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。

  偏偏还真有些事不能用钱解决。

  为了追求优秀的歌曲质量,不少歌手都重金聘请了海外知名音乐制作人。

  在重新填词时,中文歌词和demo中的英语原填词过于各司其职,不能说一模一样,可以说是毫无联系。

  撇开“汉化”歌曲中切换发声方式带来的音韵上违和感不谈,许多歌曲填词中经常为了韵脚的一致,牺牲文字表意这一基本功能,出现“词不达意”,无法解码,令人一头雾水的情况。

  知乎上甚至还有人专门讨论:

  所以现在市场上才会出现那么多“轻食猪肘子”一样怪异却又说不上来哪儿怪的作品。

  国内也不乏初露锋芒的新锐制作人,不过好像每个都不甘居于幕后,纷纷转到台前。

  “逗号歌手”凡宇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初见凡宇,还是在《少年之名》的舞台上。《凄美地》里华丽的音色让不愿再秀的我有那么一丝“我们内娱还没有完蛋”的希望。

  经弹幕提醒之后我才发现,他竟以WES的化名参与了易烊千玺几首歌曲的制作。

  今年的《创造营2021》也有他的身影。

  如此炙手可热的制作人,为何要开到《宝藏歌手》转换角色?是贪恋舞台上一呼百应的感觉吗?

  真实原因不少转行的幕后创作者们都吐露过——因为穷。

  一首歌的制作与发布由多人共同协作完成。根据比例,编曲、作词、作曲等幕后人员会得到相应的收入。

  但具体数字真的没有外界想得那么高。

  在外人看来光鲜的艺术工作者,也只是领微薄薪水讨生活的音乐“民工”。但就算转至台前,没有后续资源跟进,依旧如同汪峰老师唱的那样:

  《谁是宝藏歌手》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,给了这些歌手们一个舞台。或许有些环节显得拖沓,一些地方也煽情得不合时宜,但他们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。

  03

  大众化:知音难觅

  曾经的唱片时代能够那样辉煌,很大程度是因为音乐生产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过程。创作者们掌握优渥的文化资本,有极高的音乐素养,一度成为那个年代的风向标。

  “括号歌手”金海心便如此。她出生于一个音乐气息浓厚的家庭,母亲是音乐老师,姐姐是音乐博士,金海心本人也从小就开始学习长笛。

  曾经与她合作过的制作人、现在的宝藏歌手推荐人张亚东,母亲是晋剧演员,本人也是8岁便开始学习大提琴。

  互联网时代来临后,文化艺术迅速大众化。

  生产传播的成本大大压缩,人人都能从信息流的万紫千红中摘取自己爱的那一朵,文艺市场不再成为精英阶层的一言堂。

  用户的音乐取向是个人审美的一部分,它与经济基础、受教育程度紧紧挂钩。

  我国脱贫攻坚仍处于进行时,在义务教育当中对美育重视程度也不够高(大家或多或少都被占过美术课和音乐课吧)。

  上述问题导致的结果是,主流审美便显得肤浅又有些俗气。

  这也正是“加号歌手”IcePaper哭笑不得之处。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音乐人,爆红的作品却是无心插柳的成果,网易云上评论超十万的《心如止水》竟是他随手写的口水歌。

  需求决定市场,饭总还是要恰的。民众不买账,那么创作者就只好把生产逻辑合理化,变成了向下兼容。

  音乐生态也就变得相对单一化。 往昔的群星璀璨已不再,身处荒漠里的人们也总是会怀念那个黄金时代。

  在文学批评界有种说法是,文化艺术总体的进程如四季更迭一般循环往复。

  在《谁是宝藏歌手》中,我们能见证这样一群人:在处处打造爆款、唯流量论的浮躁市场中,仍然在探索,仍然把梦想挂在嘴边。

  或许身处寒冷的我们能够见证春天的到来。

  END


特别声明: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。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及时与lanniao@1080pro.net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,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。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阅读排行RANKLIST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烧友之家(蓝光高清网)本站内容部分由用户自主分享和转载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 如有侵权、违反国家法律政策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及时清除和处理!
蓝光高清网 综合资讯平台
关注我们
  •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码下载官方APP

X3.4 Licensed© 2001-2013 蓝光高清网 烧友之家APP |网站地图